收藏最新域名:

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小说  »  【晚安,沈小改】(1-2)

【晚安,沈小改】(1-2)



              第一章我与王琪

  坐在返程的飞机上,身旁的王琪已经睡着,玩了这么多天,她也确实累了吧。

  静静地思考着之前与李翔的对话,我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也有些无奈
……

  几经周折回到了家中,手机上也早已经收到了李翔与沈小改顺利到达的消息,
我简单的回复,同时也报了平安。

  「阿斌,你说,翔哥和小改姐他们两,该怎么面对翔哥的父母呢?他们那么
反对……」

  坐在床上的王琪正满脸的惆怅,一双黑丝小脚丫垂在空中来回摇摆着。

  「这个啊,我也不知道呢,以后随时联系一下他们吧,了解一下他们进展的
情况。」

  将手中的行李放在地上,我也暂时来到了王琪身旁坐下。

  不同于去到西藏时的开心愉快,此时的我与王琪显的异常消沉。当然,不仅
仅是因为李翔与沈小改的事。

  「说起他们,倒是我们两个,到底该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

  「哎……好吧,收拾一下东西,你也差不多该回家了。」

  「嗯……」

  起身与王琪收拾好各自的行李,我的行李当然是拿出来,放回房间里的原处,
王琪的,则是收拾到一起,再次放进行李箱。

  「那我先走了,阿斌……」

  望着依依不舍地王琪,我还是狠不下心,只好一直陪着她走到了小区门口。

  「好啦好啦,琪琪,走吧,又不是生离死别,只不过是你回家而已嘛。」

  已经来到小区门口,王琪还是拉着我的手不肯放开,转过身用水汪汪的大眼
睛盯着我。

  「可是,感觉和阿斌你一起出去旅游,好幸福,我舍不得刚回来就要和你分
开……」

  站在小区门前的我们,此时已经引起了一些好事大妈的注意,不停地对我们
指指点点,明显是认为快要哭出来的王琪是被我欺负的委屈的吧!

  「额……那么,明天,明天下班以后,你不是就又可以过来了吗?是吧?所
以,现在先乖乖回去吧,不然你爸妈他们该多想了……」

  提到王琪的爸妈,我的心情又变的沉重起来。

  「好吧……那我先走了。明天我早早下了班就过来!」

  「嗯嗯,好的好的,我等你。」

  看着王琪上了出租车,然后依然趴在窗户上不舍的向我招手,我也只好微笑
着招手回应。

  「又走了吗,又是我一个人了,呵呵……」

  转身离开,回到家中。

  躺在床上的我,身心疲惫,一阵阵倦意起来。

  看来,这次的外出旅行见面,也是件沖动的行为呢,但愿不要复发的好……

  伴随着这个想法,劳累过度的我已经沉沉睡去,等到再次醒来,已经是傍晚
时分。

  拿过身旁的手机,有王琪发来的短信,有李翔发来的QQ消息。

  王琪:

  「阿斌,我到家了,爸爸妈妈没有怀疑,放心放心~~你应该在睡觉休息吧?
多多注意身体,记得睡醒以后要回复我,么么哒~」

  看完短信,我咧嘴笑了笑,不错,丫头还知道让我注意身体,挺懂事嘛。

  「刚刚确实睡觉去了,不过放心吧,我没事。爸爸妈妈没有发现就好,你自
己也注意点,别总玩手机被他们发现。」

  回复完王琪之后,我点开了QQ消息,查看李翔发来的内容。

  MRnobody:小玄子,在干嘛呢,与筱夕在一起吗?

  MRnobody:不对,现在不应该叫筱夕了,应该叫,王琪,哈哈。

  MRnobody:怎么没回应?没有在吗?还是……(坏笑)

  MRnobody:喂喂喂!小玄子,你在干嘛呢?话说你能坚持这么长时
间的吗?

  这可早就超了两分钟了呀,半小时都快过去了,你不会累虚脱了吧!?

  这家伙,还以两分钟这事来损我……

  玄素:没……(流汗)

  MRnobody:啊哈,今天坚持时间这么长??

  玄素:额……没有,筱夕回家了,我自己撸了一管。(坏笑)

  MRnobody:……

  MRnobody:你不是在生病吗,才刚出远门回家就撸?

  玄素:嗯嗯,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饱暖思淫欲嘛……哈哈。

  MRnobody:……

  与李翔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我就开始忙活自己的晚饭了。至于我的父母?

  这个嘛……说来话长呢。从哪说起呢?

  那就简单点来说喽,我的父亲,嗯……半年多前去了新疆,去干嘛?当然是
工作啦,因为有亲戚在那边做生意的缘故,所以父亲就过去了,跑那么远当然是
会挣多一点钱啦。

  我的母亲呢,工作不怎么稳定呢,今天跑去这里,明天跑去那里。哈?跑来
跑去干嘛?当然也是为了多挣一点钱啦。

  说来说去,其实貌似很简单呢,就只不过都为了挣钱不在家而已呢,毕竟我
们都是凡人,衣食住行都是需要花钱的,更何况,我还是一个病人,而我的家庭
又很普通……

  说起来,从去年的七月份到如今,我生病已经一年多了呢,先后三次进医院,
总共住了八个多月,胸肺肝神马的各处内脏严重感染,躺在病床上无法呼吸无法
动弹,浑身四处疼的要命,连发出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我丫的居然没死!

  不知是天将降大任于我让我写色文呢,哈哈……还是我真的命硬,总之,转
了三家三甲级医院,这条命总算保住了。

  至于什么病哦,很严重的病呢……用医生的话说,只能保守治疗,无法确保
会康复……嗯……听起来好吓人,医生,可以麻烦你不要用我的生命来跟我开玩
笑嘛?哈哈……

  虽然当时听到那种话之后,我也是难以接受的,但是,父母与王琪就在身边,
已经泣不成声,我该怎么办呢?沖他们大声哭泣?或者,默默躲进被子里?好啦,
我已经是成年男生,得个病而已,又没有死掉。

  呵呵,现在想想,也许正是他们的感情牵绊,把我给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不是吗?

  那么,今天回来后的王琪要早早回家,甚至不能对他的父母说是与我一起出
去旅游了,也就自然而然的能够让人理解了吧。

  毕竟,任谁的父母,也不会愿意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一个已经得了重病,还不
知道能够在活上几年的臭小子手里吧?反正如果我是王琪的父母,我也不会答应。

  但是,人又是自私的,我爱王琪,同样的,王琪也爱我,因此,我舍不得她,
虽然也试图想要以「你应该找到更好的,不应该跟着不确定的我受罪」为理由而
和她分手过,但是最终,王琪的坚持打动了我,也或者说,我真的舍不得。

  现如今的我们,不能再正大光明的在一起,我的名字在她的家里成为了禁词。

  至于之前的调教以及给我戴绿帽?呵呵,貌似不少院友问过我,筱夕最近有
没有给你戴绿帽呢?我对此的回答也只是,她的工作忙,没时间,或者说,我的
身体不适,好久都没有能够再调教她,戴绿帽子的事情她都开始反感了呢。

  事实上,现在的我们,哪里还有闲情雅致去调教以及戴绿帽呢?怎样来取得
她父母对我的认同,成为了我们最大的问题。

  几分钟后,我已经忙活好自己的晚饭,坐在桌子前准备开吃了。

  简单的一个炒菜,以及之前在外面买来的馒头。

  话说我最近的食欲越来越差,不知道是因为一个人吃饭的缘故,还是病情有
了变化?嗯……管他呢……反正为了吃那饭后一大把的药物,必须要先吃些饭呢。

  只是,我如今都这个样子了,真的还能够取得王琪父母的认同吗?

  吃完晚饭之后半小时,一大把药物被我塞进嘴中,然后一口吞下。

  嗯……对于吃药我还真是佩服我自己,好像天生我就该吃药似的,这么多药,
一口就全部吞下去了,哎……

  还是有些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现在的我,还真是不适合出门呢,如果真的
就此病情复发,父母该难过死了吧。

  临睡去之前,我又记起了当时医生对我的叮嘱……

  你目前这情况,首先绝对不可能上学上班了,其次呢,坚决不能劳累,脑力
体力心理三方面,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就是不能多活动,不能熬夜,不能有心理
压力,最好呢,就是回家躺床上多睡觉,最后,即使如此,你这个病也不敢保证
能康复……

  医生,你说了这么多,最后来这么一句,我能骂你吗?

              第二章跳河自杀

  早上醒来的时候,才刚刚六点半左右,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睡的太多了的缘故,
难得现在的我会起这么早。

  已经醒过来,也就再没有什么睡意,于是起身洗漱,然后做着自己的早饭。

  每天的生活都是这么无聊的重复着,一个人做早饭,吃早饭,然后一个人做
午饭,吃午饭,最后一个人做晚饭,嗯……偶尔王琪会过来陪我吃晚饭,那也是
她欺骗她的父母说是去同事家里过夜。

  吃过早饭,好久没有早起的我,突然之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好像之前的我每晚都是聊天聊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钟,然后一觉睡到九点或
者十点多起床,到那个时间的时候,大多数院友也都早已经起床在上班,我也有
了可以继续「忙碌」的理由,与大家聊天打屁。

  至于今天,现在才将近七点左右,大家应该还都没有起床吧,即使醒来的,
应该也在忙碌着收拾妥当赶去上班,没有谁有时间与我闲聊吧。

  既然如此,那么……

  我所住的县城,在城中心位置有一条贯穿南北的河流,将整个县城分割成了
东西两部分,河流被称为护金河。

  我的家虽不在市中心,不过却是在偏城北靠近护金河的一个普通小区里,因
此,从我家走到护金河,也没有太远的距离。

  每天清晨,在这个小县城的护金河两旁人行道上,总是会有许许多多的老年
人在锻炼着身体,或是跑步,或是太极,总之,到处都是老年人的身影。

  独自慢走在人行道上,不断有老年人从我身后超过,同时对我投来疑惑的目
光。

  喂喂喂!老爷爷,你真的以为我跑不过你嘛!?那么明显的轻蔑表情是在搞
什么?我以前在学校里可是一千米比赛的冠军好吧,如果不是……

  好吧,现在的我,虽然也完全能够跑的过刚刚超过我的那位老爷爷无疑,可
是,有什么意义呢?我的病情又不会康复。

  就像医生所说的,即使我注意了他所叮嘱的所有的几项内容,我的病也不能
确保会完全康复,所以嘛……别熬夜或是少活动什么的,我就根本没必要去听他
的嘛!

  一路走过来,不知不觉间居然已经快走到市中心的位置,而王琪所在工作的
内衣店,也刚好就在附近不远处呢。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七点半左右,按理说,王琪现在应该也刚好快要过来上
班了吧。

  这样想着,我已经缓缓地走到了那家内衣店的马路对面,站在树下看着那依
然紧锁的大门。

  还没有来吗?应该差不多到了上班的时间了呀,店里钥匙不是一直在王琪的
手里拿着,需要她来早早开门的吗?

  正在我疑惑间,一辆银白色轿车已经在对面内衣店的马路旁停下,而王琪竟
然从副驾驶座上鉆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王琪的家里,应该没有买车吧,而且,那个开车的年轻人
又是谁?

  下车后的王琪,正欲关上车门,驾驶座上的男人似乎出声阻拦了她,然后,
只见王琪面露难色的左右看了一下,又附身探进车内与男人深深地吻在一起。

  我不知道轿车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王琪是什么时候进入内衣店的,而我自己,
又是何时来到了护金河边的……

  我的人生,真的好悲催呢,从小的时候就一直与母亲忍受着父亲的打骂,到
后来我渐渐长大,父亲不再敢对我与母亲动手,没想到我却又得了重病,不仅拖
累了父母,也害了王琪,而如今,王琪似乎也已经背叛我了吗?

  拿出手机,拨通王琪的电话。

  王琪:「喂,阿斌,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吗?嘻嘻,我在忙呢。」

  我:「哦,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有点想你了,呵呵,在忙什么?」

  王琪:「是嘛,嘿嘿,这么会说话啦~ 也没忙什么啦,就是刚来到店里,在
收拾东西啦。」

  我:「哦,刚到吗,怎么过去的?」

  王琪:「什,什么?阿斌,什么怎么过去的?」

  我:「就是,你怎么过去上班的?」

  王琪:「我,当,当然是坐公交车呀,你怎么这么问呀,阿斌,有什么事情
发生吗?」

  我:「哦,没有,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你先忙吧,我就先挂了。」

  王琪:「阿斌……」

  挂断电话,站在护金河边,望着围栏下水流并不怎么湍急的河流,我怎么突
然有一股想要跳河自杀的沖动呢?

  「噗通!」

  「哎呀,有人跳河了,快来人呐!」

  「快快快,有人跳河了,快过去看看。」

  尼玛……是谁抢先了老子一步,跳河这种事也要和我抢吗!?所有风头都不
让我出!操……

  郁闷地跟着众人向旁边走了不远,看到一名女生正在水中挣扎着,想必是完
全不懂水性呢。

  「哎呀,这可怎么办,得有人下去救她呀,不然她可死定啦。」

  「是呀是呀,我刚刚拨打了120,但是医生来了的话也救不了死人呀。」

  「就是就是,真是的,就没个人主动跳下去救救小姑娘吗?现在的年轻人都
是怎么回事儿,一点良心都没有了呀!」

  左右看了下,围在这里的都是些大叔大妈、老爷爷老奶奶级的人物,哪里有
什么年轻人嘛,还说年轻人没良心,凭什么诬蔑我们年轻人……额……对哦,好
像我就是年轻人哦……

  果然呢,这群老爷爷老奶奶的目光怎么全在我身上……可我是病人的哎,我
没办法……哎?老爷爷你说什么?我刚刚还在一路狂奔?你开玩笑的吧!?刚刚
你超过我时看我的轻蔑眼神去哪里了,明明是你当时在一路小跑好吧!?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是解释不清了,而且也确实不能让这群老爷爷跳下去救
人吧,哎……

  「噗通!」

  「小伙子,好样的!」

  「哎呀,我刚刚就看这个年轻人不像是普通人,果然是品德高尚的好青年呐。」

  「就是就是,刚刚看他走路那么慢,我还真以为他是病人呢,没想到是个游
泳健将呢,真是深藏不露呢!」

  擦……你刚刚是这么说的吗,老爷爷?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将水中的女生拖到了从人行道上延伸下来到河面
的阶梯处,还好这女生跳的没多远,不然真心得被她把我给拖走了,脑袋上还被
她挣扎地打了好几下,真够倒霉的。

  「呼~ 呼~ 呼~ 」

  躺在地面上,我是真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所有人都去查看女生的情况了,
倒是我,貌似没人管了啊,不过,我的头真心好疼啊。

  在我临晕过去之前,终于听到120急救车赶到了的声音。

  「快,医生来了。」

  「哎,医生,不是那个小伙子,是这个小姑娘跳河了……」

  「哦,美女,你没事吧?」

  「咳咳……咳咳咳……没……没事……」

  我靠!医生,我有事啊……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